涉县萌萌哒鲜牛奶
涉县萌萌哒鲜牛奶

万福云

    广播剧是一种单纯地借由声音媒介展示其故事情节的艺术形式,尽管相较于影像产品它剥离了声画结合的阐述优势,却也在一定程度上弃广从精,充分调动起受众的听觉及想象,进而获悉独特的审美享受。

    诚然,新媒体时代人们大都聚焦网生代影像,对电台广播的冲击直接影响到广播剧的收听率,若要在各媒介平台分一杯羹已属不易,但由涉县文广新局和西戌镇党委政府具体牵头协制,王矿清、赵奎吉、王利强编剧,贾宁导演,天津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邯郸广播电视台、中共涉县县委宣传部录制的三集广播剧《迎春花开的时候》却能切中一个“接地气”的传播正能量的奉献主题,在主旋律基准上增加青春、梦想、爱情、理解等放之任意时代而皆准的元素。

    从2015年以来,该剧陆续在天津人民广播电台、河北人民广播电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邯郸广播电视台、涉县广播电视台播出并将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陆续播出,真正捕获了一大批听众,取得了一定的社会反响。这也是在当前京津冀一体化的大背景下,冀津两地(涉县、天铁)共同推动经济发展外,又合力打造文艺精品的一个很好的范例。

    反观此剧,重审声音的魅力,尽显曹禺先生曾经提及过的中肯评价——“广播剧是魅力女神,像诗、像梦、在声音世界里,使人享受到一切美妙。”

    《迎春花开的时候》讲述了大学生丫丫在抗日战争七十周年之际随学校组织的重走红色之路参观团回到家乡太行山革命老区涉县,回忆母亲桃桃大学毕业后放弃去海外的机会回乡办学,桃桃的决定和几十年如一日为学校为学生奉献直至牺牲的举动让丫丫与她产生了隔阂。

    该剧从现实和回忆两个时空讲述丫丫随参观团重返家乡以及桃桃生前的事迹,通过这次参观,丫丫也最终明白了母亲桃桃的人间大爱和宏伟志向,决定学习母亲回学校任教奉献自己青春的故事。

    广播剧是一种声音艺术,听众单凭人声、音乐、音响这些纯声音的组合进入既定情景。人物语言包含的信息关乎一部广播剧思想内核的陈述与表达,因而广播剧对于人物声音的口语化、个性化表达的要求会相应高出许多,剧中也会呈现出诸多动作化台词,来交代人物所处的时空环境,并通过人物的对白、内心独白来塑造人物形象,外化其心理状态。

    在《迎春花开的时候》里,主人公桃桃音调偏低,语气中肯,语速缓和,声音温润而果断,可以看出她仁慈而果敢的一面。当她得知学生保全辍学时不断地叹气,而寻找保全时急促的声音又体现了她内心的焦急和真心关心学生的性格。但对学生对家庭负责的桃桃内心也有脆弱的时候,为学生捐肾一事家人的不解以及捐肾后对爱人守护的渴望都通过她内心的独白交代出来。

   丫丫的声音则是音调高,语速快,体现了一个中学生的单纯与直率。

    剧中桃桃和丫丫的语言篇幅居多,透过丫丫和桃桃的内心独白,该剧的结构和逻辑时空切换的游刃有余。一如当丫丫从乐呵口中得知学校组织参观团重走红色之路去自己家乡时,丫丫内心深处对重回家乡充满纠结,“妈妈,我想你,但我还是不能原谅你”,这里抒情似的独白过渡到她小时候的回忆,也体现了丫丫对桃桃不惜生命的奉献精神的不解,从侧面强化了奉献的主题,为后续故事铺足了悬念。

    再如桃桃为保全捐肾之后独自躺在病床上,“那个时候我们是那样年轻,那样执着,此时此刻,那一年大学毕业的一幕幕仿佛又出现在了眼前。”这里桃桃的内心独白展露了她对丈夫江涛的思念并自然而然的切换到过去他们年轻时的回忆,这种处理手法既为故事叙事润色增彩,又借由周围人的不解和反对来映衬桃桃奉献精神的可贵,再次呼应主题。

    在一部广播剧中,声音还可以表现环境,尤其是音响,配好了不同时间不同场景的既定效果,才能凭借单纯的声音断定剧中人所处的环境是室内还是室外,是荒原还是街道。

    《迎春花开的时候》在音响方面做得非常成功,整部剧无论是在现实时空还是在回忆时空,对特定的场景都配备了相应的环境音响。比如在保全家的场景就会掺杂着母鸡和小鸡的叫声,狗时起时落的吠叫声,这些生活化的环境音响交代了谈话是发生在保全家院子里,同时鸡鸣狗叫的声音也契合乡下农村贫苦的生活境遇,母鸡和小鸡也隐喻着保全家的成员构成。

    保全出现在废品站时叮叮当当的音响和拖拉机的背景音响,保全妈在大街跪着乞讨时街市上的过往车辆,以及街市上人们的议论让场景再现的更加真实。

    在第三集开场,风声雨声打雷声错落有致,还原了一场灾难,表现出风雨之大,进而外化出桃桃的救人心切。不同场景出现的敲门声、脚步声、回忆时空里涉县的鸟叫声、姥姥家特有的戏曲声等。

    除了不同场景匹配有相应的环境音响,在细节处理上该剧的音响也非常出色,丫丫偷听到桃桃要捐肾后跑开由近及远的脚步声,桃桃家木质门和医院里铁门关门声的差异,音响声音出现的方位感,这些处理更加贴近日常真实。桃桃雨中救人受伤后,救护车由近及远以及秒表的滴答声,在参与叙事推动剧情进展之余,又暗含着桃桃的危机处境。

    此外,剧中还做了既定的音效处理,桃桃受伤时姥姥的呐喊;年轻时桃桃和江涛“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誓言交代;人物语言的“混响”时间;电话和喇叭中的讲话效果等均做了特效处理,此类音响增加了声音的艺术鉴赏魅力,同时也承当了转场过度的功能。

    音乐的出现为广播剧的可欣赏性平添光彩,因为音乐具备独特的美感,也往往只有符合故事整体布局和主旨思想的音乐才会升华主题。听众可以透过音乐更加深入的探悉人物的内心世界,音乐的适宜加入会让人物感情的表达事半功倍,是人物语言之外的延展和补充。

    在《迎春花开的时候》中,抒情轻音乐多次出现,行之有效的强化了情景氛围,规避了单纯语言的枯燥无味,比如丫丫和乐呵在大学里《桃李争妍》的背景音乐与他们毕业后大展仕途的梦想密不可分。

    再如大学中丫丫独自回忆过去,桃桃讲述振华中学以及中学时代丫丫在教室给李雪峰写信的陈述等处都运用了大段抒情音乐来外化丫丫和桃桃在当时的感情状态。丫丫随参观团回家乡涉县的前夕对母亲桃桃既思念又难以释怀的情感,经由音乐的助力进一步外化丫丫纠结的心理;桃桃捐肾后对江涛的想念更是借助背景音乐来烘托其内心的苦楚与无奈。开场音乐旋律轻快明朗,从一开始就奠定了广播剧特有的叙述基调跟与主题正能量相辅的情绪。剧中多处均出现背景配乐来刻画人物心理,抒发情感进而塑造人物形象,这在对桃桃的刻画上尤为明显。当桃桃讲述振华中学的历史时音乐是中规中矩并带有抒情性质的,当桃桃怀念江涛时背景音乐充满感伤,音乐与人物情绪的准确对位,使剧作水准再度提升,音乐与人物语言的切合,令该剧的思想性更加统一。轻音乐在场景转换处出现,自然而然的衔接场景断层,前置的音乐先入,直接把听众带入相应的场景之中,然后音乐悄无声息的淡出,毫不妨碍故事阐述,又能够有效规避多个时空叙述的凌乱感。

     “闻声而知情”。毋庸置疑,一部优秀的广播剧总会调动听众的同理心。《迎春花开的时候》择取了奉献内核,借一个中规中矩的故事传播正能量,单凭声音的艺术为广播剧做了一次华丽代言。好的声音艺术可以造就心灵景观,发掘声音的艺术魅力,融合人声、音乐以及音响的整体效果,引导听众拓广想象空间,规避视觉空白,让声音的魅力直抵听众心灵,进而达到思想震撼。

    (作者系天津师范大学音乐与影视学院戏剧影视文学系研究生)

关于涉县114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商务洽谈 | 公益活动 | 客服中心 | 涉县公安局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网站备案号: 冀ICP备15010282号-1
Copyright © 2015 - 2016 shexian114.com All Rights Reserved